故事:爱人走后,她的30年辛酸又伟大

2019年5月30日14:39:55 发表评论 144

来源 | 我是毒姐(id:dujiestory)

我婆婆今年70岁了,她的命蛮苦的。守寡30年,拉扯着两个孩子把他们抚养长大、成家立业。

原本,我老公一家是令人羡慕的一家四口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,我公公是一家中型企业的财务负责人,我婆婆是一名中学老师。1992年,因为轻信朋友,我公公被人骗走了10万元公款。

后来被发现后,我公公听说不但要他赔付这笔巨款,还要开除他甚至被判刑坐牢。

惊慌失措之下,觉得走投无路的他跳了江。

一夜之间,这个家的天塌了,我婆婆搂着两个未成年的儿女,哭得死去活来。

那年,我婆婆才40岁,我老公15岁,我大姑姐17岁。

幸好,人一死,厂里干脆用抚恤金抵了那笔钱,剩下的几万后面也就没再追究,那笔钱终究没让孤儿寡母来赔。

生活总要继续。

我公公走后,我婆婆他们三个人也没法在单位分的宿舍里住下去了,婆婆带着两个孩子出来租房住。那时我大姑姐即将高考,我老公刚上高一。

白天,我婆婆在学校上班教书,晚上,给孩子们洗衣烧饭、督促两个孩子的学习。

此时,她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两个孩子身上,丈夫已不在,没爹的孩子只能靠自己了。

幸好两个孩子都比较争气,几年后,大姑姐考上了师范大学,我老公也考进了一所一本院校,读的是工商管理专业。

2

其实,就在我老公高三那年,有人给我婆婆介绍了一个对象。(那年我婆婆42岁)

对方是一个大学老师,姓刘。离异,比我婆婆大七八岁,虽然年过五旬,但保养得当,喜欢运动,看起来挺年轻的。

中间人安排两人见了一面,彼此印象都挺不错的。

但是,我婆婆考虑到小儿子即将高考,怕耽误和影响孩子的情绪,只能跟对方约定,等孩子考上大学再说。

第二年,我老公顺利考上了大学。刘教授便打来电话,恳切地询问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他俩的事情了?

我婆婆见刘教授时隔一年,还惦记着自己,挺感动的。

毕竟刘教授各方面的条件都很不错,这一年,肯定也有人给他介绍对象,但他还是愿意等着她。这也算是一种诚意。

于是,我婆婆便和这位刘教授试着交往了。(当时我老公在读大学,这些事情是后来才知道并告诉我的)

或许是因为两人都是教师,有许多共同语言吧,他们交往得还是很顺利的。半年后,两人开始谈婚论嫁。

因为两人都是二婚,又都有成年的子女,彼此也十分坦诚。

刘教授直接提出了对下一段婚姻的想法:

1、为了避免以后的经济纠纷,两人进行婚前财产公证,结婚前的财产全部归各自的儿女。婚后刘教授的工资卡交给我婆婆管理。

2、为了公平起见,两人以后都不给自己的孩子带孙子,共同维护二人世界。

刘教授这几个条件一提,我婆婆犹豫了。

其实,公平地说一句,刘教授的这几条还是很客观的。把财产划分清楚了,避免了二婚老人最大的隐患。婆婆嫁给他,本来也不是为了钱。

可是,婆婆想了很久,越想觉得问题越多。

一般来说,男人老了,大概率身体不如女的,那婆婆嫁过去,就是一个老保姆。

很可能,他会走在自己前面,婆婆老了,谁来照顾呢?到时候,恐怕还得儿女来伺候。

可是婆婆觉得,没帮儿女带孙子,老了又让儿女负责养老,显然不合适。

婆婆是个传统勤劳的女人,她认为,只有她帮忙带孙子,以后才有脸让儿子给自己养老。

思来想去,我婆婆还是拒绝了刘教授。

还是选择了和儿女在一起,期盼儿女早日成家,早日带孙子。

3

后来,我老公大学毕业。

他先是进了一家外贸公司做销售,我们是沿海省份的一个城市,号称世界工厂。在公司工作了几年,积累了一定的人脉资源后,我老公开始试着自己创业,开了属于自己的一个家小公司,主营服装加工和出口。

再后来,我和我老公相识相知,并结婚。

我们一起努力,一起打拼。公司也渐渐步入正轨,发展平稳。

2007年,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,我们给孩子取个小名叫果果。那一年,我们从逼仄的老房子里搬出来,住进了新买的一百八十平米复式楼。我婆婆也自然而然地跟着儿子一起住。

婆婆是个很勤劳的人,尽管她是个老知识分子,每个月拿着五六千的退休工资。可是,她做家务从来不含糊。

早晨五点多起来烧饭,伺候一家人吃完饭,又抱着孙子出去玩。趁孙子睡着,她就开始洗衣服、拖地、洗菜……

为了健康,她全部手洗我们三个人的内衣,地板拖得像镜子,每天的三餐饭也都是营养可口。

有了婆婆的帮助,我和老公才能把更多精力放在事业上。一家的日子过得甜甜美美的。

只是,每晚忙完一天的家务后,婆婆就会钻进她的小卧室,拿着一个小收音机听戏。那一瞬,我总觉得她内心深处是寂寞的。

果果大概四五岁的时候,我忽然发现婆婆每天都一副很开心的样子,就连洗碗的时候都会哼几句我们本地的戏。那种发自内心的快活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。

八卦的我还偷偷问我们家老游:“你妈是不是遇上什么好事了?怎么忽然变年轻了好多?该不会是焕发第二春了吧?”

其实我内心是很佩服我婆婆的,这个只有一米五五的小个子女人,用自己羸弱的身躯扛起了一个家,把女儿和儿子抚养成人,而且各自都有了一份不错的事业和美满的家庭。

因此,如果我婆婆真的焕发第二春,我这个做儿媳的,其实是乐见其成的。

我老公摆摆手,让我不要这么八卦。其实我看得出来,他应该也发现了婆婆的变化,只是不好开口相询罢了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我儿子果果总是会提起一个纪爷爷。

几乎是挂在嘴里说。一会儿说,纪爷爷带我打乒乓球了,一会儿说纪爷爷带我去吃了麦当劳。某一天,果果还拿着一个崭新的乒乓球拍在家里练习颠球。

我老公看到那只球拍,“咦”了一声,要过来看了半天,偷偷告诉我,这个球拍不便宜,至少要四百多块钱。我也吃了一惊,谁舍得下这么大本儿,给一个5岁的孩子买这么好的拍子?一问果果,果果说是纪爷爷送的。

我婆婆在旁边,有点不好意思了,看到儿子媳妇都一脸好奇地看着她。她终于不好意思地说了。

原来,这个纪爷爷曾是我婆婆的高中同学,两人曾经互相有好感,但是没有正式谈过恋爱。后来,老纪转了学,我婆婆当了老师,两人从毕业后就再也没有联系。

那天我婆婆带着果果去公园玩,公园有一个运动角摆了几张乒乓球桌,几个老人常年在那儿打乒乓球。

果果看得入了迷不肯走,婆婆只能陪在旁边。谁知道,里面技术最高超的就是纪爷爷,也就是我婆婆的高中同学。

老纪首先认出了我婆婆,他一口叫出了我婆婆的名字。两个老同学,就这样重逢了。

老纪看到我婆婆,很高兴,为了讨好果果,也是为了留着我婆婆多聊几句。于是纪爷爷就请我儿子吃麦当劳。两个分别四十多年的老同学很是畅聊了一阵子,说到各自的境遇,不免感慨良多。

老纪告诉我婆婆,他后来参加工作,结婚生子,因为跟老婆关系不好,十年前就离了婚,再后来又退休了。自己一个人,就这么过。

我婆婆问他为什么不跟着儿子一起住?老纪自嘲地说,他有自己的家庭,而且他岳父母跟着他们住,我过去掺合算什么事儿,索性自己一个人过呗。

纪爷爷很会哄孩子,他看出果果很喜欢打乒乓球,主动提出来教他打球。

于是那段时间,果果幼儿园放学后,我婆婆还会带着他去公园打半个小时乒乓球再回家。

每次,纪爷爷总会给果果准备一点小零食,把果果哄的眉开眼笑,“纪爷爷、纪爷爷”挂在嘴里叫。

不但如此,老纪还很会讨好我婆婆,他听我婆婆抱怨在家里摘菜的时候,板凳坐着不舒服,也没个靠背,想买以前那种靠背椅也买不到。

老纪听在耳里记在心里。亲手做了一个靠背椅,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打磨好,送到家里,拿着小椅子,婆婆脸上竟然泛起了少女的红晕。

4

到了周末,老纪还会开着车,带着我婆婆和果果去游乐园玩,他们一边带果果玩,一边聊天,就像一对结了婚的老夫妻一起带孙子一样。

一来二去,我婆婆那颗沉寂了十多年的心,活了。

她旁敲侧击地问了老纪的一些情况,包括他是怎么离的婚,前妻是做什么的。后来,我婆婆还去过老纪住的地方看过。的确屋子里只有老头一个人住,房子挺大,一百二十多平。

渐渐地,老纪也提出想跟我婆婆一起过。

这次是我婆婆主动提出不结婚,俩人就搭伙过日子,安度晚年。她跟老纪约好,各自立下遗嘱,把财产分割给孩子。

等果果读小学了,如果不需要她每天照顾,她就跟老纪住在一起。隔三岔五地回来看看果果和我们。

一切的一切,看起来都挺好。直到那一天——

那天晚上,我下班回家,就看着一个陌生老太太在我家门口破口大骂,情绪很激动,还有几个路过的人围观。

果果赶忙跑过来偷偷告诉我:妈妈,奶奶在哭。

我吃了一惊,连忙进屋。只见我婆婆趴在床上哭,我忙问她怎么了?婆婆没有回答我,只是哭得更委屈,我慌了,刚要给老公打电话,他也进门了。

我婆婆看到儿子回来了,就像一个闯了祸的孩子一样,抱着儿子大声哭了起来,一边哭一边把事情说了。

原来,围堵在门口的那群老太太,为首的就是老纪的老婆。

老纪的确跟老婆关系不好,他也的确是一个人住,但是,老纪唯独有一点撒谎了:他们并没有离婚。他老婆这几年一个人在海南跟儿子们一起住,前不久听老邻居说老纪和一个老太太走得很近,于是回来“捉奸”的。

老纪当然死不承认,并且提出要离婚,他老婆却不依不饶,火力全都对准了我婆婆,说我婆婆老不要脸,一把年纪还偷人。

我婆婆年轻的时候就是个老师,说话都不会大声的,哪里是老太太的对手?

几句话没说,就落荒而逃,逃回家关上门,任由他们围堵谩骂。

我老公听完后,一脸铁青,他走出门去,大声对老纪的老婆吼道:这件事不关我们家的事,要管回去管好你老公!是他骗我妈,他说自己是离婚的!你再吵,我报警了!

见我老公态度强硬,老太太一伙人骂骂咧咧的走了。

后来,听我老公说,老纪来道歉,但是婆婆却再也不想见他。

5

那件事发生后,我婆婆在我面前都有点讪讪的,我知道她担心我对她会有看法,会觉得她为老不尊,老了还闹出这样的丑闻。

想了很久,我请假,全家带婆婆去了一次马尔代夫旅行。

我告诉她,这件事,她一点都没错,是老纪在骗她。我还告诉婆婆,作为女人,她心里的苦,我都懂。

婆婆抱着我,突然就泪流满面。

从马尔代夫回来,恰逢清明节,我们一家给公公扫墓。

婆婆抹着眼泪,一边给公公倒酒,一边哭骂:你这个自私鬼!你知道我多恨你吗?出了事你一死了之,把一副烂摊子扔给了我,我一个女人,带着两个孩子,你知道我有多苦吗?你倒是到天上逍遥快活去了,我一个人孤苦伶仃,还不知道要熬到几时……再见你,我一定会狠狠抽你……

看着婆婆佝偻瘦削的背影,微风翻起她的白发,像一堆干枯的荒草。

我有点想哭,一个女人拖着一双儿女,踉踉跄跄孤独走了三十年,心中的苦和泪,无人倾诉无人理解,这一万多个守寡的夜晚,不易。

文:毒姐,来源:公众号:我是毒姐(id:dujiestory)。毒姐,曾经电视台记者,期刊资深写手,得过绝症,出过畅销书、采访过案件,如今,隐居云南,安静写公号。

weinxin
我的微信
微信:582852950,添加注明来意!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